裁员一万人!双减丧失教育大订单,字节全面放弃学科培训

教育业务裁员、商业化团队裁员、游戏业务裁员,字节跳动怎么了?

鞭牛士 11月24日消息,近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表示,“突然接到通知,部门集体被砍,14薪也没着落了,n+2集体遣散。”在其晒出的图片中是自己在字节跳动的工牌。据悉,该字节员工为大力教育部门的一员。

随后,有清北网校员工在脉脉上留言称“26号正式被离职。”


此前脉脉上就有相关人士透露:11月,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龙即开启新的一轮裁员,这次包括三科教研和少数设计岗位,明年初设计岗也将进行裁员。

针对此次的裁员,相关负责人给出的理由是“系公司正常业务调整”。

受“双减”政策的影响,这已经不是大力教育的第一次裁员。从今年8月开始,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开始裁员,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你拍一等项目都开始实行N+2的补偿计划,部分人员转岗或投到新项目中。

除此之外,据36氪11月23日消息,字节跳动2021广告收入上半年双位数增长,第三季度陷入停滞。广告收入是字节跳动收入的主要来源。据彭博社消息,去年广告占比高达77%。现在广告收入开始停止增长,可能意味着其收入增长全面放缓。

据了解,字节跳动今年上半年完成广告营收约1150亿元人民币,实现双位数增长,接近完成原计划目标。进入今年第三季度,字跳广告收入增速明显下滑。知情人士称:“刨除电商业务的带动,字节跳动全年广告收入同比几乎没有增长。”

有媒体称,字节在今年11月18日商业化产品部召开的全员大会上披露其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停止增长。

另有行业人士表示,因行业监管等原因,广告业虽然今年丢失教育行业大单客户,行业整体也因政策监管等因素增速放缓,但凭借字节大盘数据、流量优势,以及今年暴增的电商业务,字节跳动2021年广告仍可至少保持20%以上的增长。

针对市场传出字节跳动集团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的消息,字节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在近期开启了裁员。本月将有近两千人被裁撤。随着今年的网课在年底结束,清北网校的上千名辅导老师也可能被裁撤。

上一次集中裁员在 8 月,儿童启蒙教学业务瓜瓜龙 8000 人的辅导老师团队有一半被裁撤。此后不断有员工流失,字节教育 2021 年年初有大约 15000 人,之后一度扩张。到 11 月,只有不到 10000 人在职。

新裁员并不突然,多位员工说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听到风声。一位瓜瓜龙员工说,11 月 15 日,员工们就在库房开始分公司的周边产品,比如文化衫、水杯、公仔等,“大家都闲的太久,知道裁员只是时间问题了。”

11 月 22 日上午,瓜瓜龙负责人在内部会议上通知了裁员消息,语气中带着遗憾,“我们做了很多积极的探索,但确实遇到了成立以来最大的困难,不得不和大家告别了。”15 分钟的会议里,这位负责人连说了几遍 “抱歉”“对不起”。

学浪、瓜瓜龙的员工都被要求在 11 月 25 日前后完成离职,公司将给出 N+2(工作年份 +2)月薪的补偿。

内部会结束后,字节教育的员工们开始清理文档、归还电脑、清空工位。不少教育员工都将自己的飞书头像换成了个人微信二维码,方便同事加联系方式,在离开字节之后保持联系。

对此你怎么看?

对于今年的互联网行业而言,裁员并不是大新闻,但是当一家公司频繁被爆裁员,那就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了。

字节跳动,这家一直以来都在高速发展,市场估值屡创新高的企业,今年就频繁的被爆裁员。

先是因双减政策实施,其旗下大力教育被爆裁员近8成;随后则是游戏业务因平台发展未达预期,多个研发团队被裁;而不久前,其流量广告渠道的商业化团队,也特别是区域分公司的商业化团队,多地被爆裁员。

按理说,字节跳动当前不存在营收方面的压力,一方面是还未正式IPO,另一方面则是其2020年的收入就达到了2366亿元的规模。

唯一的解释是,虽然目前字节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近19亿活跃用户,但是其主营业务既流量广告变现,目前已经逐渐触及到营收天花板。但是在新业务和新产品方面,近两年的字节并没有太出彩的建树。

简单来说,或许就是步子迈太大,为了不至于扯到那啥,必须得踩下刹车!

0